您的位置  主页 >

入党个人自传范文

2019年04月27日 14:19

    天灾可原,人祸难谅。那些因悲而生却无处发泄的愤怒,被倾泻到一些因制度弊病而导致的人祸事件上。多年前,龙应台一篇《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的文章名噪一时,而在2008年,愤怒作为一种集体爆发的情绪,成为中国发出的最大声音。政治文明的进步,舆论平台的增多,参与方式的多样,使得无论多么强烈的情感,都能通过一定的方式和渠道得以表达。个体的力量加在一起所形成的力量,被冠以了“民意”的称谓。在2008,民意让人感受到了它无形且庞大的影响力。因为这影响力的存在,民众的文化心理也随之发生了相应变化,沉稳和自信正在取代浮躁和疑虑,成熟和睿智正在取代慌乱和不安。

    王一川:实话说,当我们根据调查分析而进一步提炼出这一概念时,我的心情是十分复杂难言的。大学生们的选择表明,他们在填写问卷时,是在普遍地抑制自己的日常感性喜好而竭力伸张内在至高的理性取向。对于这种选择,如果单从问卷中反映出的他们积极主动的政治觉悟和应有的文化水平看,那是可以得出“他们是让人放心的一代”之类乐观结论的。但是,另一方面,他们那些被抑制的日常感性喜好平时又该怎么办呢?往哪里释放和对象化呢?例如,当大学生内心狂热地喜欢着周杰伦,却偏偏要抑制自己而理性地选择孔子时,他们的内在灵魂在经受怎样的熬煎或痛楚?也许,他们多年来对于此类问卷或习题,早已习以为常了,一点也不存在内心煎熬或痛楚?不管怎么说,我想我们已经和正在接触到一种内在地分裂或冲突的隐性的文化人格状况。不妨做个对比:对于我们77级、78级一代大学生,我们那时的文化人格是内外一致的,内心喜好与外在张扬几乎趋于一致,属于一种固体型文化人格,简称固体人格;而今天的大学生的文化人格却是内在地分离的,内心喜好与外在言行可以相互分离和共生于一体中,属于一种流体型文化人格,简称流体人格(或液体人格)。30年过去,大学生的文化人格发生如此大的转变,令人感慨万千。

    一个家长在某领域的才能再突出,也无法取代学校教育给人的全面培养,更难以为孩子提供学校教育所具有的社会化环境。

    都江堰市教育局与上海市教委教究室签定了教研合作协议和职业教育合作协议。双方将针对两地教研的特色、经验、改革成果进行广泛交流和理论探讨;双方互派教研员到对方参加教研活动,上海市帮助都江堰市大力发展职业教育,促进都江堰职业教育现代化;双方还将交流教研信息,为对方提供教研改革、教研创新、教研管理、教研经验等信息。协议还规定,双方根据工作需要,联合组织申报和实施科研课题,进行专题攻关。

    教育的根本宗旨,是成就一个个有血有肉、心灵健康的人,而不是培养一批会考试、得高分的“机器”。不论在什么样的社会环境下,不论在什么样的教育生态中,校长们都不能忘记自己肩负的职责和使命;不能忘了,成功的教育绝不是只做升学这一件事。

    改革试点启动后,省级人民政府和国家有关部门要建立督促检查机制,按照试点实施的计划进度,开展跟踪调研,及时了解情况,定期进行评估,在实践中不断完善试点方案。对于实施中需要突破的政策和规定,要根据《教育规划纲要》确定的原则和精神,充分论证,积极探索,稳妥操作。对于实施中可能存在的风险因素,要深入分析和系统评估,做好预案,积极化解,确保改革平稳推进。对于实施过程中发现的问题,要认真研究,及时妥善处理,避免出现大的偏差。对于实践中的好经验、好做法、好成果,要及时总结,组织交流,加以推广,发挥示范带动作用,扎扎实实把改革引向深入。试点实施过程中涉及的重大政策调整、出现的重大问题,要及时报告国家教育体制改革领导小组。

    我倒是觉得,在课程太难、学业太重、大学学费太高、含金量和就业率太低等背景下,贫寒学子放弃高考未必是一个不明智的选择。毕竟,未来的机会还很多,自学、就业后再深造等都是可选项。全社会把太多的注意力集中于“高考”,集中于那“六分之一”的学生,而没有更多地关注“六分之五”,是有失偏颇的。教育的关注点应该重新回到“六分之五”上来,才能真正使教育回到应有的健康轨道上来,也使那胜出的“六分之一”变得更健康。

    年度背景呼唤幸福主题

    中国的教师对上课的理解就是把我的想法输入你的脑袋。在中国的课堂上,学生充其量只是个马桶的角色,教学的过程就是教师拿着水管往你的脑袋里灌水的过程。灌得差不多了,火候一道,就立马实施“大脑置换术”,把自己的大脑嫁接到学生们的头盖骨上,然后完成了伟大的教育工程。

    江苏南通网友,我儿子上小学,语文和数学两老师每人每学期要送400。每到学期结束的时候,老师就给我打电话说,你来拿你儿子的成绩单,说说你儿子这学期的表现(并说明现在办公室就她们两个人)唉怎么办就这样。  

    在昨天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许涛称,教育部调研发现,幼儿园教师的待遇和中小学以及大学教师相比有比较大的差距,教育部将在解决幼儿教师的工资福利、职称等方面建立相关的制度,保证他们的合法权益,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

    杨东平 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

    话又说回来,比起联手涨价和多次开盘,“买房送分数”还算比较“善良”,起码他还把消费者当回事,想着拿出点实惠回馈消费者。不像前两者,自以为把消费者心理摸透了,拿老百姓开涮。但这部“经”还是念歪了,之所以念歪,就在于心思动歪了,老想着以奇制胜,没从根子上看到房子卖不动的原因。

    新落成的淄博市临淄中学由原来的临淄区5所高中合并而成,占地400余亩、投资5亿多元、能容纳7000多名学生。学校建有教学楼8栋,综合办公楼1栋,学生公寓12栋,食堂1栋,体育馆1个和标准田径运动场地2个,现在有学生7000人,其规模与气势堪比高等学府。

    “今天你读书了吗?”“最是书香能致远”“文化视野是走向成功的关键,养成一生喜爱读书、喜爱思考的习惯。”等等标语的张贴,营造出了一个鼓励读书、静心读书的浓郁氛围。

    教学运行方式改革成为“先行后知”教育理念推进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以机电系为例,该系将机电一体化专科专业第一学期的教学安排作为改革突破口,该系新生入学后的第一学期,在专业课教学时,基本不安排基础理论课,而是让新生们直接在校内各实训室进行集中实践。第一学期的集中实践,主要以金工实习、数控基本操作和电工基本操作这3个集中实践项目为载体,从最基本的熟悉设备和加工要领入手,达到“先会做”的目的。整个教学过程中,课堂教学人员与实践指导人员相互有机配合,在每个集中实践项目中融入数门专业基础课程,做到知识教学与实践过程穿插进行。有了“先会做”打基础,以后的几个学期基本按原有教学计划实施教学,由于学生通过一学期的集中实践,对专业领域不仅有了感性认识,也有了理性体会,从而使“后弄懂”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此外,艺术设计系对学生加强了基本功底的锻炼,通过组织写生、组建学生创作室、组织各类创作作品展览和艺术竞赛等方式,为学生提供各种各样的实践机会,并配备了经验丰富的指导教师,帮助学生在具体实践的基础上掌握相关理论知识。

    重点大学是全国的大学,而不是一省一市的大学。长期以来,一些重点大学成了所在地的“自留地”。从表面看,是地方保护主义在作祟;就本质而言,伤害的却是教育公平。

  只要具备基本的科学常识,张悟本的这些言论就难以糊弄到人。是的,张悟本、李一之流的轮番出现,虽然与社会的诚信缺失有关,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民众的科学素质太过低下。倘若公众的基本科学素质能够达到一定水平,张悟本、李一之流就会失去生存的土壤

    无论是扩大学校规模,还是优化教育资源配置,广东在努力达到布局调整初衷的过程中,上学难、废校利用难、学生辍学、城乡教育差距拉大等“副产品”也在不断出现。

    这一语词的语源考证尚无定论,分别有日和动漫《西游记之旅程的终点》中文配音版、北方方言(如“不给劲”)等不同语源的可能存在。这一流行短语语义包含失望、没劲、不来神儿等意,其原始句型为“不给力啊,老湿(师)!”,这一标配句型来自日和动漫中《西游记之旅程的终点》一集的中文配音版开篇中的一句:“这就是天竺吗?不给力啊,老湿!”有网友注释本词组时称:“在动漫文化中有个词叫‘无力’,表示某个事件或某个人物带给自己一种很失望很震惊的感觉。‘无力’是‘无语’的2.0加强版……而‘不给力’就是表达某个事件或某个人物带给自己的一种无力感。”

    德国哲学家康德说:“一个好的意志之所以好,并不是因为它所达到的效果或成就”,“即使这一意志完全没有力量实现它的目标,即使它付出了最大努力仍然一事无成……它也仍然像一颗珠宝一样,因其自身的缘故而熠熠发光。”

    那么,能不能把格破得更彻底一些,比如实行无门槛自主招生、完全由教授说了算呢?就人才发现及教育规律而言,这当然是可以的,甚至是应该的。实际上,很多科教发达的国家以及中国的民国时期就曾经这样做过,而且相当成功。然而,如果中国现在实行这样的制度,我却大大地不赞成。为什么?因为权力缺乏监督——在这权钱交易等潜规则盛行、腐败现象无孔不入的情况下,如果高校的入场券完全取决于个人的主观意志及自由裁量,后果不难想像。

    是的,我犯了文科生最容易犯的错误:过分重视数学。学习本身是很单纯的事,如果杂念太多,太过功利,就会大大影响自己潜力的发挥。比如在考场上,你应该做的,是用你已有的知识解决试卷上的问题,你脑子里的所想所思应该是如何解决眼前的难题。可是遗憾的是,绝大多数人都想得太多,有一道题卡壳,便开始想:完了,这次又完了;起码已经扣了30分了;老师家长面前该怎么交代啊;我怎么那么笨;啊,别人都做到下一道题了……你看,这样还能解决问题吗?做数学题时,应该非常专注,并不是说我在做题没干别的事就是专注,只有你的思维都集中在思考上,而没有其他功利的目的,才是最佳的境界。所以考试时要轻松上阵,不问结果,只重过程。从那次月考后,我开始调整数学的学习方法。坚持高度重视基础,要求自己选择题与填空题做得又好又快,我想,前20道题我能做好,即便后两道能力达不到,我也已经可以得高分了。平时晚自习,我适当减少了做数学题的时间,也不再抱着“成也数学,败也数学”的想法,只是专注于我眼前的每道题,坚持每天训练一套小题。另外,我尝试着让自己更平和,即使遇到别人都会做我却不会的题,也不去怀疑自己的能力,因为每个人都有思维的空白区。如果什么都要和别人比,那只是自己吓自己。

    二是建立健全对口帮扶制度。广泛开展了城乡幼儿园“对口帮扶”、“结对互助”、“捆绑发展”等活动,充分发挥示范幼儿园在传播教育理念、开展教育研究、培训师资等方面的示范辐射作用,每所示范幼儿园定点帮扶一所一级以下农村幼儿园,每年组织主城区50余所示范幼儿园向边远贫困地区幼儿园捐赠玩具、图书,全市初步形成了示范带一般、公办带民办、城市带农村的幼儿教育发展机制。

    《三字经》《弟子规》腐蚀学生心灵?

     热爱生命,自尊自信,乐观向上,意志坚强。

    高考是我国人才教育的一项重要制度,这项制度对国家和民族的意义非同寻常,其中的漏洞不能不补。如何杜绝高考中的腐败问题?有人建议,加强权力监督。那么,既然其解决途径是权力监督——如果权力能被监督——高校的自主招生,也就可以得以实施。相对而言,如果建立高等教育的市场竞争机制,赋予高校自主办学权力,要求高校转变目前的行政管理方式,实行学术管理,同时要求高校全面公布招生录取信息,包括每位录取学生的家庭信息和中学学习成绩信息,再辅以由政府统一组织的学业水平测试,这种招生,不但可以打破应试教育格局,而且,腐败的问题,也可能会得到应有的制约。

    对于当代的教育来说,亵渎的不单单是每个受教育者个体才能的开发和培养,更多的,我们也在扭曲着科学的学科精神。当代让我们看得比较重的语文学科知识,让国内的文化大师们考试及格都难,国际上的文化大师们来参加中国高考的话更会莫名其妙,恐怕及格都难!试问,拿着这些用来考试的东西培养学生,真的能培养出色的写作才干吗?

    羊城晚报:有些地方如广东,高等教育发展与经济发展不相称。在未来规划中,到2020年,广东要重点引进3—5所国外知名大学。您怎么看?

    23.赤壁 杜牧

    师道尊严并不必然意味教师侵犯学生的权利,就像没有师道尊严学生权利未必一定受到关注一样。在校方、教师和学生三者的关系上,其情形往往是既缺乏师道尊严,又缺乏对学生权利的尊重。这才是今日校园中令人忧虑的地方。

    为何要采取“绿领巾”“红校服”等做法?涉事校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称,这些都是为了“奖励”和“激励”学生上进。

    当南方农村报记者离开大埔横乾村时,夜色笼罩着这片客家山区,细雨淋湿了屋角村道,抱着泛黄的《格林童话》的温晶晶,不知是否已进入梦乡。

    那么,平行志愿真如某些人所说,强化了分数至上和应试教育吗?是它造成了高校录取学生分数段集中吗?笔者认为,问题绝非如此简单。在以前的录取规则中,相当多的高校(尤其是热门高校)在第一志愿就招满了学生。因此,高分学生在填志愿时,只能将一所高校定为第一志愿,如果不幸没有被录取,那么他很难有机会进入同一档次的其他高校,而只能进入更低层次的学校。这就是我们常说的高分低就。于是,一些低层次的学校便录取到了高分学生,这给分数低但志愿报得巧的学生进入较高层次的高校带来了机会,因此有人认为,原来报考的学生分数段分散,有利于高校在多个层次的学生中进行选择。但显而易见,这种录取规则是以剥夺学生的自由选择权为代价的,它大大强化了高校本位。采用这种近乎“拉郎配”的录取方式,有些高校即使招到了高分学生,但学生对学校及专业皆不满意,在学习上必然大打折扣,最终将无助于人才的培养。

    储朝晖等认为,教育歧视事件连发,反映了学校教育存在“分数压倒一切”的价值导向,一些所谓名校将分数考核作为评价学生优劣的唯一标准,忽视正确的价值观教育,以至于他们采取不正确的“激励”手段,用“绿领巾”“红校服”这种特殊标记来评价学生。

    专家:誓师大会不宜一刀切

    《蜀道难》(李白)

    “一些地方整合或新建规模更大的高中,表面上看是重视教育,实际上违背了教育规律,有损教学质量,办学校不像办企业越大越好。”此间专家指出,名校高中扩张背后的利益冲动不容忽视。

    新落成的淄博市临淄中学由原来的临淄区5所高中合并而成,占地400余亩、投资5亿多元、能容纳7000多名学生。学校建有教学楼8栋,综合办公楼1栋,学生公寓12栋,食堂1栋,体育馆1个和标准田径运动场地2个,现在有学生7000人,其规模与气势堪比高等学府。

    10. 你滚吧,想去哪里去哪里

    推荐生试点学校禁止采用单纯文化课考试形式或以学生初中阶段参加各类竞赛获奖成绩为依据选拔推荐生。学校需采取面试及审查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内容相结合的办法,对推荐生进行全面考查和选拔。

    在网站上开辟诗意与理性专栏。每天上传一条简短教育警句,供教师们学习与分享。如2008年12月9日上传的内容是:“教师也要展示自己的绚丽:我们今天说为孩子的终身发展奠基,光为孩子设计美好人生,可是我们自己的人生,我们设计好了吗?教师应该是朝霞是祥云,照亮天空照亮别人,同时也要展示自己的绚丽。” 卢志文 载《教师博览》2004年5期 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我们的教师聆听精粹小语,体味教育情结,反思教育行为,引发崭新思维,生发教育智慧。

    二十一、 为什么今天的孩子没有了电脑、电视就像丢了魂?网游对孩子的影响以至于给个别孩子带来了灾难是怎样造成的?

    自主招生,如何真正体现人才培养的需要,而不是沦为生源“掐尖”游戏?联考,怎样减轻学生应考负担,而不是演变成“跑马圈地”、“诸侯割据”?笔者认为,大学应更多关注考生利益、社会利益,少考虑自身利益。站在考生和家长的立场,大学自主招生政策应该相对稳定,而不是年年大变样,甚至几天换个样。新政策推出前需充分征求中学、学生、家长的意见,稳步推出,提前一两年告知。毕竟,高考对于考生和他们的家庭都是件大事,大学在招生政策宣布与实行之前,应留有相当的空间,让中学和考生以从容心态面对。怎样的招生改革既符合高等教育发展之需,又兼顾考生和社会利益?本着这样的思考,作为竞争对手的高校完全可以平心静气坐下来,共商对策。一言以蔽之,招生竞争应有理有序。

    “黄松有可不是一般人物,他身上有无数光环,在五所大学担任兼职博导,每年都有论文发表,而且在案发之后还能获奖,可见他对中国法院系统影响非常大。他的涉案极大损害了司法系统公信力,但最高法院工作报告里没有正面提到这一点。对此我很失望。”

    “没有谁一定能考第一名,相差几分,只能说明谁发挥更好一些而已。”支业繁也认为成绩并不能完全代表能力。

    “日前,重庆市传出了万名学生弃考的消息。现在看来,弃考可能是一种不错的选择,至少,弃考的学生不需要用生命、身体和精神来作代价。”

    高中教师151.8万人,比上年增加2.5万人,生师比16比1,研究生学历高中教师占3.6%。

    即使是在政府部门种种“禁令”之下,仍有一些学校和老师把教辅当作摇钱树,通过不同手段“捞一把”。有的学校和老师直接向学生推销教辅,从中拿好处、收回扣。陕西省蓝田县蓝关镇的一所学校,六年级老师让学生买教辅资料,并收取回扣,引起家长强烈不满,群众竟呼吁学校“饶了学生”。有的学校和老师低买高卖,强迫学生买教辅书。在湖南省郴州市的一些中学,学生课桌上有30多本书,不是教学课本,不是必需的教材,不是学生自愿购买,而是国家教育部门明令禁止、学校老师强制让学生购买的教学辅导材料。也有的学校和老师让学生到指定地点购买教辅,招致家长们质疑。郑州市的一所双语学校,老师发短信建议到指定市场给孩子购买指定教辅,该市场卖该种教辅的只有一家商户。学校、教师为学生统一推荐教辅的现象,在郑州市中小学校比比皆是……

    教育公平只是社会公平的一种。消解教育不公之痼疾,并不是机械地“吃啥补啥”那么简单,而是要深入浅出、多管齐下进行“综合调理”。绝对的教育公平本身就不可能存在,大学生既不是非做不可,也不是非得挨家挨户轮流做。